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内容详情

浙江“神探”崔国华离世 这些大案要案都有他的身影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2-01-25 09:20作者:浙江报道网

破案是他的事业,更是他的爱好。

1月24日凌晨4点,他走了,享年70岁。

就在最近,他的儿子曾向小时新闻记者求助又撤回,因为父亲的病需要输基因配型的血小板,却又不愿意在大家都喜气洋洋准备过年的时候麻烦他人。

一来一去纠结中,来不及告别。

他叫崔国华。

在浙江公安系统,“崔国华”这三个字被视为一个传奇。

现在,传奇落幕了。

他从来不会说这也可能,那也可能,

而是毫不保留地就把自己的观点讲出来

“每次看到他,我都会喊一声‘小崔’你来啦,他会笑成一朵花那么灿烂,仿佛真的变成了年轻的小崔。”

第一次出现场见到神探崔国华的时候,如今担任杭州公安DNA实验室负责人的李佑英还是个刚刚参加工作的小法医,当时只觉得那是一个非常威严的大领导。

相识数十年之后,遇到退休返聘的“老崔”来开会,她会故意喊他“小崔”,60多岁的老崔也非常乐意当一回“小崔”。

“老崔祖籍山东,成长在淳安,他身上既有北方汉子的豪爽,兼有南方男人的细腻。”曾任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的余伟民对这个比他早从警两年的大哥非常敬重,多年相识相交,是肝胆相照的战友。

“老崔是一个极有条理的人,他思路清晰,从来不会说这也可能,那也可能,而是毫不保留地就把自己的观点讲出来,甚至写下来,指导我们破案。”

“老崔之所以是神探,就是他敢于发表跟别人不一样的见解,而这个独特的见解来自于他对现场细致入微的勘察和重建,来自于对专业的自信和坚持,不迷信权威,不限制自己。”常与崔国华在案件现场相遇、在破案后共同复盘的小时新闻记者柏建斌对他的离去扼腕不已,“我一直想把过去的尘封旧案重新写出来,记录老一代刑警的故事。”

“2017年3月29日晚上我和崔国华电话联系,当时得到消息,绿洲珠宝案破了,为了进一步证实,最值得信赖的自然是他,电话那头老崔说他酒已经喝多了,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宁波的案子破了,这样,也就明确了。”柏建斌最早和崔囯华认识,也是因为绿洲珠宝案,那还是90年代,在公安厅刑侦总队,时常会和他聊起了这个案子的进程,尤其是后来在诸暨和绍兴再次发案,联系就更多了。

从1977年到2016年,崔国华在刑侦战线工作了近40年,浙江省内所有的大案现场都有他的身影,全国各地的要案也时常请他去担任“智囊”。

这样一个人,回归家庭还不到6年就病逝,实在是太突然了。

崔国华旧照

相隔半年,两个作案现场,

但鞋印是一双鞋留下的

让我们暂时忘掉“天眼”监控摄像头,忘掉DNA取证和比对技术,时间回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刑警靠什么破案呢?

1982年3月9日,杭州闹市某银行分理处被人挖开金库,盗走现金9.5万元,轰动一时。从阴晴不定的阳春三月到烈日酷暑的盛夏八月,警方一直没有破案。可想而知,当时上上下下给予警方的巨大压力。

此案并不是全无线索,现场留有一枚模糊的鞋印。

“这枚鞋印与佑圣观路106号盗窃案现场提取的鞋印有那么一点点相似。”当年8月28日,警方发现这两宗盗窃案现场留下的鞋印相似,各路专家争议不断。

崔国华检验分析后认为,两起案件相隔近半年,鞋印花纹有所差异,属于连续穿着自然磨损形成,其鞋底裂纹等细微特征是吻合的,最终力排众议认定为同一双鞋。

实际上,这双鞋的主人作案之后又干了另外一票,已然锒铛入狱。关于金库盗案,其所在的团伙上上下下根本没有招供,差点成为“隐案”。

侦查员顺“鞋”摸“人”,最终在鞋主人卧室地下起获全部赃款,从而成功破案。

这一经典案件从此被收入警察院校的教材。

一家建筑公司保卫科被盗的枪,为什么能跟三所小学的被盗案联系起来?

天工艺苑商场被盗的案子,为什么能跟六公园茶室被盗案联系起来?

……

在那个年头,没有个人电脑,崔国华的脑袋如同电脑一般展开云计算;没有大数据的概念,崔国华的对案件线索的串并就是大数据的雏形。

不止一个人告诉小时新闻记者,“串并”这个理念是崔国华提出来的。把一些看上去毫不相干的案件,通过一些现场的蛛丝马迹串并起来,从而分析更多的可能性,让看似毫无头绪的案件取得突破性进展。

从现场勘查、痕迹检验和物证比对,到后来的重建现场和指导侦破,40年时光弹指一挥间,充满锐气的“小崔”变成了德高望重的“老崔”甚至“崔老”。

崔国华旧照

“在没看到现场前,我不做任何评论”

一条裙子是“蓝黑”还是“白黄”,为了这个问题,网友们曾经在微博上吵翻天。

确实,不同的人眼中所见传递到大脑里,对同一个事物的颜色认知会有不同。

哪怕是在网上销售的同一条裙子,在不同顾客的手机和电脑显示屏上,都可能会有色差。

崔国华毕业于山东大学光学系,他比今天的消费者早几十年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在破案中,他提出来要排除过光学因素的干扰,比如嫌疑人的衣服可能在不同的监控视频呈现出不同的颜色,稍不留神,就可能会把一个犯罪嫌疑人误以为好几个人。

再难啃的案子,崔国华也总能找到第一个关键的切入口。

2006年3月7日,宁波慈溪一户徐姓人家报警,称自家阁楼一个皮箱里发现一堆白骨。

这又是一个轰动一时的案子。

一条生命已化为白骨,这过了多久?现场是否还有物证?怀疑又该如何证实?

当地警方初查,白骨很可能是失踪男子胡某的,胡某和徐家女儿曾谈过恋爱。

徐家女儿有作案嫌疑,有嫌疑并不能直接抓捕。

“是外人杀人藏尸在徐家还是就是徐家人所为?

徐家的房子是被围墙圈起来的独栋三层小楼,建成于1994年。房子后面有一条小河,有一段时间,邻居总觉得这里有恶臭,大家都以为是河水的水质不好,谁都不曾想过是尸臭。

慈溪警方请崔国华出马。

崔国华从参加工作开始就在浙江省公安厅从事痕迹检验的技术活。他赶去慈溪,直奔徐家阁楼,重勘现场,最终在地板清漆下面找到血滴。此外,装躯干的编织袋直到被发现都没有被移动过的痕迹。这两点,最终成了破案关键所在。

“在没看到现场前,我不做任何评论。”崔国华说过,每到一个现场,都会先把脑子清空,以免先入为主。

2003年,神探李昌钰首次到访杭州时,在交流中说起,这是痕迹检验中少不了的一个概念:重建现场。

砸锅卖铁建起来的DNA实验室

老崔破大案近40年,却一直不会开车,他喜欢走路,而且走得很快。

在杭州上班的日子,崔国华经常放弃搭乘公交车,从西湖群山之中的九里松开始,沿着灵隐路、北山路,一路走过断桥,走到湖滨,沿着西湖大道走到浙江省公安厅。

这条路风景秀丽,但也是他生活中不可多得的享受。

因为每年有200多天,他都在出差途中,车轮的速度比脚步更快。

但,不及他天马行空的思绪,更快;不及这白驹过隙的时光,更快。

老崔,走了。

老崔对每个办过的案子都存有文字记录、现场勘查照片、案情分析报告,他留下的案情分析超过100万字。

然而,当他离去之后,大家最感激的是他在本世纪初就发誓“砸锅卖铁也要上”的遍布浙江各地公安机关的DNA实验室。

是的,日新月异的科技发展一直都为浙江刑侦在破案上如虎添翼,而能够让浙江公安领先全国建立指纹电脑比对库、DNA实验室、视频侦查工作室等等创举,都是崔国华和他的同事们在背后默默推动。

从争取经费到培养人才,没有一件事不难,但是他们做到了。

“我记得当时建一个DNA实验室要最少300万的投资,加上3个法医和化验员。”杭州公安刑事科研所DNA实验室负责人李佑英说,“小崔”一直在为大家保驾护航。

是的,“老崔”在2012年退休了,然后他又化身“小崔”返聘,依然出现在刑警们的破案指挥部里、刑事科研所的实验室中。

期间,浙江警界自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实行刑侦专家制度,于2005年7月底从全省8000名刑警中遴选7名刑侦专家、68名刑侦行家。

老崔不但是刑侦专家“七神探”之一,还是浙江省唯一的从事痕迹检验方面的高级工程师。这样的“宝贝”,谁舍得放走?

只有老天能把他带走。

现在,李佑英的工作室里再也不会响起那调皮的招呼声:“小崔,你又来啦?”

逝者名片:

崔国华,山东日照人,1952年生,1974年进入山东大学光学系红外专业学习,1977年分配至浙江省公安厅工作;曾为公安部特邀刑侦专家、浙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浙江省公安厅首批刑侦专家、浙江省处置恐怖爆炸袭击事故专家组组长、中国刑事科学技术协会痕迹专业委员等。

(浙江新闻客户端)

浙江报道尾图.jpg